電子郵件 網上辦公

邀兵請將  
您現在所在位置: 逆水寒装备怎么做  >   律師視點  >  
趙文濤:反傾銷立案申請中的若干實踐問題探討
發布日期:2019-05-23
摘要

反傾銷是世界貿易組織允許成員國使用的貿易救濟措施之一,實際上也是當今世界各國包括中國在內使用最為頻繁的貿易救濟措施。本文結合中國發起的反傾銷案例,就反傾銷立案申請中的申請人資格、涉案產品的出口價格和正常價值的的確定這幾個問題進行了探討。


關鍵詞:反傾銷;  立案申請;  申請資格;  出口價格;正常價值



一、引言


反傾銷是世界貿易組織(以下稱之為WTO)允許成員國使用的貿易救濟措施之一。按照WTO《反傾銷協定》的規定,如一產品自一國出口至另一國的出口價格低于在正常貿易過程中出口國供消費的同類產品的可比價格,即以低于正常價值的價格進入另一國的商業,則該產品被視為傾銷。[1] 在存在傾銷的情況下,進口國可對進口產品征收不超過傾銷幅度的反傾銷稅。反傾銷制度設立的最初目的是為了使成員國對其他成員國境內出口企業的低價傾銷行為進行反制,以?;す矯騁綴投怨誆到芯燃?。在經過多輪的貿易談判之后,WTO各成員國的平均關稅稅率已經降到非常低的水平,反傾銷逐漸成為各成員國國內產業首選的貿易救濟方式。自1995年WTO成立至2018年底,各成員國發起的反傾銷調查案件總共達5106起,占全部貿易救濟案件數量的83.9%。[2] 對于反傾銷這一貿易救濟方式,國內的態度也經歷了一個變化過程。由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加入WTO議定書》第15條規定,在中國加入15年內,在其他成員對來自中國的產品發起反傾銷調查的程序中,如果中國的企業不能證明產品在制造、生產和銷售方面具備市場條件,則WTO進口成員可使用不依據與中國國內價格或成本進行嚴格比較的方法。[3] 這使得中國企業在反傾銷應訴中處于非常不利的地位,中國也成為遭受反傾銷調查最多的國家。在1995年至2018年間,中國遭受的反傾銷案件數量為1350起,[4] 占同期全球案件數量的26.4%。由于這一原因,國內最初對于反傾銷的看法是負面的、消極的,認為反傾銷是被某些WTO成員濫用的貿易?;すぞ?,而中國是反傾銷的最大受害者。然而,既然反傾銷是WTO允許各成員使用的貿易救濟工具,如果中國產業不運用這一工具?;ぷ約旱睦?,就會在和其他國家的同類產業競爭中處于不利的地位。因而,慢慢的中國的國內產業也漸漸學會了運用這一最重要的貿易救濟方式來抵制國外企業不公平競爭。截至2018年底,中國一共對外發起了277起反傾銷調查。[5] 而中國的反傾銷調查機關也通過處理這些案件積累了豐富的反傾銷調查經驗。反傾銷調查立案申請是發起反傾銷調查的第一步,本文擬就反傾銷調查立案申請中的幾個實踐問題進行簡要的探討。


二、申請人資格


《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傾銷條例》(以下簡稱<反傾銷條例>)第十三條規定:

國內產業或者代表國內產業的自然人、法人或者有關組織(以下統稱申請人),可以按照本條例的規定向商務部提出反傾銷調查的書面申請。


從本條規定來看,有資格提出反傾銷調查申請的主體有兩類,一是國內產業,二是代表國內產業的自然人、法人或者有關組織。那么,什么是國內產業?

《反傾銷條例》第十一條的規定:

國內產業,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內同類產品的全部生產者,或者其總產量占國內同類產品全部總產量的主要部分的生產者。


首先分析一下“中國國內同類產品的全部生產者”這一概念。如果不是國家或者行業協會對某一類產品的生產者進行全國范圍的普查,否則是很難查清同類產品的全部生產者,即便是行業協會或者商會,也成員也不是包括了全部的生產者。因此,在反傾銷的實踐中,鮮有以“全部生產者”身份申請發起反傾銷調查的。


“總產量占國內同類產品全部總產量主要部分的生產者”也算是國內產業,但是,主要部分是指多大比例?又如何證明?


2002年原外經貿部頒布的《反傾銷調查立案暫行規則》第五條規定:

國內產業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內同類產品的全部生產者,或者其總產量占國內同類產品全部總產量的50%以上的生產者。


由此可見,50%以上就是主要部分,符合申請發起反傾銷調查的條件。在實踐中,中國所有的反傾銷調查案件都是由總產量占國內同類產品全部總產量的主要部分的生產者申請發起的。但是,具體到每個案件,其中申請人身份(是企業還是行業協會/商會)以及證明其產量占全部產量50%以上的的方法不完全相同。主要有以下幾種情況:


1.行業協會/商會代表國內產業作為申請人,提供會員單位合計產量數據,同時提供由其他權威機構出具的證明全國總產量的數據。例如在對巴西白羽肉雞的反傾銷案中,中國畜牧業協會代表國內產業提出反傾銷審查,在申請書中提供了2013年至2016年間各年份會員企業產量總和,同時提供了中國農業科學院北京畜牧獸醫研究所出具的2013年至2016年間各年份國內白羽肉雞的總產量數據。干玉米酒糟反傾銷案的也屬于這種情況,反傾銷調查申請人為中國酒業協會,出具干玉米酒糟全國總產量數據的是中國輕工業聯合會信息統計部。


2.若干個企業作為申請人,提供合計產量數據與證據,同時提供其他機構出具的全國總產量數據的證據。例如在乙醇胺反傾銷案中,作為申請人的六家企業除了提供合計總產量的數據和證據外,還提供了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出具的中國乙醇胺總產量的說明。腈綸反傾銷案和取向電工鋼反傾銷案也屬于這種情況,出具全國總產量數據的機構分別是是中國化學纖維工業協會和中國金屬學會電工鋼分會。


3.一個企業作為申請人,提供自己的產量數據與證據,同時提供其他機構出具全國總產量數據的說明。在氫碘酸反傾銷案中,申請人只有一家企業,除了提供自己的產量數據和證據外,還提供了地方性化工行業協會對中國相關年份總產量的說明。在甲硫酸銨反傾銷案中,申請人也是只有一家企業,由第三方調查機構北京博亞和訊農牧技術有限公司出具的全國總產量的調查報告。


總的來說,申請人要證明自己具備申請資格,并不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只要能夠證明自己的產量占全國總產量的50%以上即可。


三、出口價格


(一) 關于出口價格以及進行價格比較的規定


確定進口產品的出口價格是為了計算傾銷幅度的需要。


《反傾銷立案調查暫行規則》第十條規定:

反傾銷調查申請應包括下列內容并附具相關證據材料:……(四)傾銷及傾銷幅度……。


《反傾銷條例》第六條規定:

進口產品的出口價格低于其正常價值的幅度,為傾銷幅度。對進口產品的出口價格和正常價值,應當考慮影響價格的各種可比性因素,按照公平、合理的方式進行比較。


WTO《反傾銷協定》第二條第四款對出口價格和正常價值的比較做出了明確的規定:

對出口價格和正常價值應進行公平比較。此比較應在相同貿易水平上進行,通常在出廠前的水平上進行,且應盡可能針對在相同時間進行的銷售。應根據每一案件的具體情況,適當考慮影響價格可比性的差異,包括在銷售條件和條款、稅收、貿易水平、數量、物理特征方面的差異,以及其他能夠證明影響價格可比性的差異。該款中的“通常應在出廠前的水平上進行”的規定決定了通常要對獲得出口價格進行調整,以將價格調整至出廠前水平。


《反傾銷調查立案暫行規則》第十七條也對價格比較作出了類似規定:關于價格調整和價格比較,申請人應當對正常價值、出口價格在銷售條件、條款、稅收、貿易環節、數量、物理特征等方面做適當調整,在對正常價值和出口價格進行比較是,應當盡可能在同一貿易環節、相同時間的銷售、出廠前的水平上進行。


現在明確了將出口價格和正常價值進行比較的銷售環節和應當考慮的因素,那么又應當如何確定出口價格?


《反傾銷條例》第五條規定:

進口產品的出口價格,應當區別不同情況,按照下列方法確定:(一)進口產品有實際支付或者應當支付的價格的,以該價格為出口價格;(二)進口產品沒有出口價格或者其價格不可靠的,以根據該進口產品首次轉售給獨立購買人的價格推定的價格為出口價格;但是,該進口產品未轉售給獨立購買人或者為按進口時的狀態轉售的,可以以商務部根據合理基礎推定的價格為出口價格。


(二)我國反傾銷立案申請中的涉案產品出口價格的來源


在我國對外發起的所有反傾銷案件中,申請人都是根據中國海關統計的進口量和進口金額推算出涉案產品的進口價格(CIF價格即到岸價格,下同),或者根據海關記錄的的涉案產品的進口價格作為的調整前的出口價格。但是在具體個案中,數據的來源渠道又有所不同。


由于有的涉案產品在中國海關進出口稅則中有單獨的稅則號,也就是說稅則號不包括除涉案產品之外的其他產品,在這種情況下,可以通過查詢中國海關信息網,獲得被訴國家/地區在特定時間段向中國出口的涉案產品的數量和金額,從而可以推算出出口價格。2015年對原產于日本、韓國和土耳其的進口腈綸反傾銷案,2015年對原產于日本、韓國和歐盟的進口取向電工鋼反傾銷案,2015年對原產于美國、歐盟和日本的進口未漂白紙袋紙反傾銷案,2015年對原產于美國的進口玉米酒糟反傾銷反補貼案,2018年對原產于美國、歐盟、日本、韓國和泰國的進口苯酚反傾銷案,2019年對原產于新加坡、日本和馬來西亞進口的甲硫酸銨反傾銷案等案件就屬于這種情況。


但是有的涉案產品在海關進出口稅則中沒有單獨的稅號,即涉案產品與其他產品被歸在同一個稅號中,在這種情況下,就無法通過前述途徑獲得涉案產品的進口數量和金額,從而無法推算出涉案產品的出口價格。在這種情況,申請人往往通過特殊途徑獲得了被訴國家/地區在特定時間段向中國出口涉案產品的逐筆交易數據,數據源頭仍然是中國海關。2015年對原產于日本和美國的進口鐵基非晶合金帶材反傾銷案,2016年對原產于韓國、泰國和馬來西亞的進口共聚聚甲醛反傾銷案,2017年對原產于美國和日本的進口氫碘酸反傾銷案等就屬于這種情況。


(三)我國反傾銷立案申請中對涉案產品出口價格的調整


如前文所述,從海關渠道獲得的涉案產品的出口價格為到岸價格(CIF價格),而價格比較通常是在出廠前的水平上進行,因此,需要將出口價格在銷售條件、條款、稅收、貿易環節、數量、物理特征等方面做適當的調整。在實踐中,這種調整主要是貿易環節的調整,即從CIF價格中扣除從出口國到中國的費用和出口國境內費用,具體包括國際運費、國際保險費、港口雜費、出口國境內運費、境內保險費、包裝費、折扣、傭金、信用成本、倉儲費、商檢費和其他費用。


四、正常價值


(一)關于正常價值的法律規定


為了估算傾銷幅度,除了需要確定涉案產品的出口價格外還需要知道涉案產品的正常價值。


我國《反傾銷條例》第四條規定:

進口產品的正常價值,應當區別不同情況,按照下列方法確定:(一)進口產品的同類產品,在出口國(地區)國內市場的正常貿易過程中有可比價格的,以該可比價格為正常價值;(二)進口產品的同類產品,在出口國(地區)國內市場的正常貿易過程中沒有銷售的,或者該同類產品的價格、數量不能據以進行公平比較的,以該同類產品出口到一個適當第三國(地區)的可比價格或以該同類產品在原產國(地區)的生產成本加合理費用、利潤,為正常價值。


《反傾銷調查立案暫行規則》第十六條規定:

關于正常價值,申請人應當提供國外同類產品在出口國(地區)或原產國(地區)正常貿易中用于消費的可比價格;沒有可比價格或可比價格不能獲得的,申請人應當提供申請調查進口產品的結構價格或者向第三國出口的價格。申請人在提供申請調查進口產品的結構價格的證據材料時,英愛包括該產品的生產成本及合理費用的證據材料;如果不能獲得實際結構價格的,申請人可以按照其本身的生產要素及該要素在出口國(地區)的價格或國際市場的通行價格計算。


上述的結構價格即生產成本加合理的費用和利潤。


(二)我國反傾銷立案申請中涉案產品正常價值的確定


在反傾銷立案申請中,涉案產品的正常價值是最難以獲取的數據。在我國的反傾銷立案申請中,以涉案產品在出口國(地區)國內銷售價格、出口至第三國的價格和結構價格作為正常價值的情況都有,但是,每個案件在正常價值的確定上各有特點。


以涉案產品在出口國(地區)

的銷售價格作為正常價值


通常來說,涉案產品在出口國(地區)的直接的、明確的銷售價格是很難獲取的,申請人往往通過變通的方法將獲得有關數據作為涉案產品在出口國(地區)的銷售價格。比如,在2017年對原產于韓國、美國和臺灣地區的進口苯乙烯反傾銷案中,申請人將兩家生產同類產品的臺灣公司在年報中披露的銷售數據作為涉案產品在出口地區的銷售價格,而對于涉案產品在美國的銷售價格,則使用了美國一家化學公司在年報中披露的數據。2017年對原產于巴西的白羽肉雞產品反傾銷案中,申請人將從全球資料庫網站(www.numbeo.com/cost-of -living)上獲得的巴西白羽肉雞產品的價格作為巴西國內的銷售價格。在2015年對原產于日本、韓國和歐盟的取向電工鋼反傾銷案中,申請人委托第三方市場調查咨詢機構北京中聯鋼電子商務公司調查了涉案產品在日本和韓國國內的銷售價格,從歐盟海關網站上獲取了涉案產品在歐盟成員國之間交易的銷售價格。在2015年對原產于美國、歐盟和日本的進口未漂白紙袋紙反傾銷案中,對于涉案產品在美、歐、日市場上的銷售價格也是通過咨詢機構有償獲得。


以涉案產品出口到第三國(地區)

的銷售價格作為正常價值


一般來說,涉案產品出口到第三國(地區)的價格數據是比較容易獲得的,在中國的反傾銷案件中,也有使用涉案產品出口到第三國(地區)的銷售價格作為正常價值的。


在2015年對原產于日本、土耳其和韓國進口的腈綸反傾銷案中,申請人使用從日本海關網站上獲得的涉案產品出口至其他國家的出口量和金額數據推算出的價格作為涉案產品正常價值,從美國海關網站上獲取的美國從土耳其進口涉案產品的數據推算出的價格作為正常價值;在2016年對原產于日本的進口VDC-VC共聚聚樹脂反傾銷案中,申請人使用了日本向除中國外的其他國家(地區)出口價格作為正常價值。


以結構價格作為正常價值


在中國的反傾銷案件申請中,亦不乏以涉案產品的結構價格作為正常價值的案例。在2015年對原產于日本和美國的進口鐵基非晶合金帶材反傾銷案、2016年對原產于美國的進口干玉米酒糟反傾銷反補貼案、2016年對原產于韓國、泰國、馬來西亞進口共聚聚甲醛反傾銷案、2017年對原產于美國和日本的進口氫碘酸反傾銷案中,申請人都采用了機構價格作為涉案產品的正常價值。


為了估算涉案產品的結構價格,需要估算被訴企業涉案產品的生產成本、合理費用和利潤。為了估算生產成本,通常需要知道生產要素的價格、生產要素的耗用系數以及生產要素所占生產成本的比重。因此,估算涉案產品的結構價格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五、結語


反傾銷調查立案申請是發起反傾銷調查程序的第一步,申請人提交書面申請后,商務部有六十天的時間進行審查以決定是否立案。[6] 反傾銷調查申請書中對于本文前述問題的處理以及提供的證據是否符合要求,會直接影響到能否立案。從以往的經驗來看,立案成功,整個案件就成功了一大半。因此,申請人務必注意立案申請中的這幾個問題。


注釋:

[1] WTO《反傾銷協定》第二條第一款。

[2][4][5] 數據來源于中國貿易救濟信息網。

[3]參見《中華人民共和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議定書》。

[6] 見《反傾銷條例》第十六條、《反傾銷立案暫行規則》第三十三條。

或許您還想看

逆水寒装备怎么做 www.wozan.icu 【律師視點】趙文濤:淺談專利侵權訴訟中的現有技術抗辯

【律師視點】趙文濤:淺論專利許可中的權利濫用及其法律規制

 

趙文濤,北京德和衡律師事務所知識產權一部執業律師。趙文濤律師先后于1998年和2007年畢業于蘭州大學和江西財經大學,分別獲理學學士和應用經濟學碩士學位,于2002年通過國家司法考試,能夠為客戶提供中英文雙語服務。主要業務范圍為包括專利、商標、著作權、商業秘密等在內的知識產權領域和WTO反傾銷申訴。


聯系方式

電話:13621291056

郵箱:[email protected]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如需轉載、節選,請在后臺留言聯系小編。

[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德衡商法網    免費服務監督熱線:    800-8600-880    400-1191-080

ICP備案號:魯ICP備05011736號    網站統計